宫攸

作业与我


#原创#
(一)
我有一个好基友,他叫作业,每天我们都在相爱相杀。
早上,信心满满地起床,许下自己新一天的愿望:
今天我要把作业干翻!干得他欲仙欲死!哭着喊着求我我也不会停下!
收拾好自己听老师们上课。啊,好困;啊,听不懂!还好有文和画这两个小天使陪我度过这个漫漫长课。于是就变成了这样:
老师在上面讲课,板书写了一大堆,我在下面……画画写文(*/ω\*)
就这样,一节又一节,迷迷糊糊地上课_(:з」∠)_
到了晚自习,我终于记起了我的愿望。我把好基友压在桌子上,想做他(¯﹃¯)
然而,被文和画掏空了身体的我反而被压在了课桌上¯\_(ツ)_/¯
住囗,别动了……慢……慢点……QAQ
作业:嗯,今天也有在好好干基友呢^_^

•自我理解,不喜勿拍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降灾对于薛洋,其实就是手足兄弟,他们相遇于年少落魄。

作为一柄品相并不好看的佩剑,降灾也不会有什么要找一个正义的主人的想法。而薛洋作为一个街头流浪的小混混,自然也是没有什么佩剑的。

于是,命中注定地相遇。那天,一个少年见到了一把剑,他们的故事从此开始。

少年带着剑,从小混混做到了老大,有成功的成为了夔州一霸。最后又因天赋秉异,成为了金家客卿。

成了金家客卿后,少年要什么就会有什么,有了一个恶友。可对于少年而言,闲时坐下来擦擦佩剑,或带着剑去各处闹腾就很好,要是能报仇就更好了。ovo

有人说他无情,有人说他是个垃圾,可那又怎么样,他过得开心就好了,管什么别人呢?毕竟将在还陪着他,呐,就是那把到了金家也不肯丢掉的丑佩剑。

可惜再也拿不起来了。

“还给我!”锁灵囊被夺走。左手又被砍下,喷出血雾,在浓雾中绽出朵朵绚烂的花。胸口和断口处依然在流血,右手持降灾抵挡着避尘的攻击。
血好像流的太多了,我有点看不清了。
眼前的世界转为模糊,脚步越来越沉重,终于撑不住,跪倒在地。
就这么完了吗?我的糖……我还没拼齐晓星尘的魂魄……眼前一道蓝光闪过。我不甘地睁着眼,准备迎来我的死亡。
突然一个人影在血雾中把我劫起,冲天的蓝色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。
是传送符的光,我被救了。
呵呵,那又有什么用呢?